<form id="fhjbb"></form>

                        <address id="fhjbb"><nobr id="fhjbb"><meter id="fhjbb"></meter></nobr></address>

                        站內搜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投稿登錄

                        今天是2018年12月28日 星期五

                        當前位置: 首頁 >> 教師文學 > 教師作家 > 教育使我們富有,文學使我們高貴  文學滋養心靈,教育培養智慧
                        田暖:第四屆葉圣陶教師文學獎主獎獲得者 2018-11-23 09:54:01  發布者:  來源:本站

                        【作者簡介

                        田暖,本名田曉琳,山東省濟寧市兗州區第十一中學教師,中國作協會員,山東省作協簽約作家。著有詩集《隱身人的小劇場》《如果暖》《這是世界的哪里》等,詩歌見于《詩刊》《新華文摘》《文藝報》《星星》等,入選多種年選。詩集《儒地》入選2017年中國作協定點深入生活項目。曾獲中國第四屆紅高粱詩歌獎、中國第二屆網絡文學大獎賽詩歌獎、齊魯文學作品年展最佳作品獎等。201810日,《這是世界的哪里》獲第四屆葉圣陶教師文學獎主獎。

                         

                        【內容提要

                        《這是世界的哪里》分“生死課程”“永恒的幻像”“握手言和”“養育光芒”4輯,收入詩人田暖近年創作的優秀詩作120余首。在這本詩集里,田暖試圖把一個多元而復雜的世界納入詩歌的經緯線內,在詩歌里安放自己的心靈,安放來自生命的頓悟、靈魂的磨煉、生死的教益、溫暖的回響、瑰麗的夢幻!用有限生活的經驗和理想構建來呈現一個世界的狀態,用詩歌施予人性和生命的希冀、溫暖和愛。這些詩歌的觸角是外在社會、歷史和生活空間的延展,是靈魂的眼睛和內在生命、內心精神的凝視和深情觸摸,教人柔軟而慈悲。貼切的意象與通透的語境強化了閱讀的彈力。

                        “田暖的詩歌隱忍與尖銳并置,明亮與灰暗同在,在深層動因上而言是在日常生活和冥想愿景中完成‘精神自我’的尋找、確立與疑問。這也是向上一個瞬間的‘舊我’告別的挽歌。這是不同時間節點上差異性自我形象的共生與齟齬。田暖這種具體而微、日常而寓言化的寫作方式,由一系列微小事物累積而成的正是排浪般的‘蝴蝶效應’與精神雪崩和理想超脫。”(霍俊明語)

                         

                        【頒獎理由

                        《這是世界的哪里》是來自孔子故里的中學教師田暖的第二部詩集,作者以纖細的藝術感受力捕捉日常生活中耐人尋味的一切,細節生動,詩意飽滿,熱烈而沉靜,純凈而豐厚。寫現實生活與個人情感都是筆觸細膩而大氣,體現了一位優秀詩人的獨特與成熟。

                         

                        【佳作選登

                         

                        風兒帶走的,云朵正送給我們

                         

                        在逆光的剪影里,能夠發光的

                        除了愛,還有什么

                        這悲喜交集的人生

                        世界里沉睡著所有的夜晚

                        而每一次擁抱都像第一次

                        你的臉蛋兒緊貼在我的胸前

                        星光在頭頂動人衷腸

                        藍色的波濤在高處,翻涌著熱淚

                        多少年了,我們的生活沾染了太多魔法

                        盡管困窘,卻也富足

                        盡管狹窄,卻也回蕩著寬廣的琴聲

                        即使那只奪命的撇腳把我們狠狠踹進了泥里

                        也無非是命運又把我們錯愛成種子

                        風兒帶走的,云朵又送給我們

                        在天空的反光里,必定有一種更崇高的法則

                        和人匹配,就像流水一次次經過扭曲的腸胃

                        再一次恢復成最初的本原

                        就像所有可憐而不朽的人們

                        在一次次相擁中,你再一次成為我的寶貝

                        成為我和我的同類

                         

                        迎風淚

                         

                        走著走著就忍不住流淚

                        逝去多年的外婆又來到我的夢里

                        而杏子青澀,母親卻在橋頭向我揮別

                         

                        走著走著就忍不住流淚

                        親愛的孩子不再抱住我的雙腿,書包壓在肩上

                        小小的身影沿著長路獨自向前傾斜

                         

                        天早就黑透了,上班的人還走在路上

                        放學的孩子是在鄰居家吃了晚飯

                        還是又在助教等不急了

                         

                        走著走著就忍不住流淚

                        但已經來不及了,說過愛我和恨我的人

                        已經消逝,在正在消逝的茫茫人海

                         

                        假如有一盞燈還等在世上

                        等待的靈魂就有可歸依的屋檐

                         

                        走著走著就忍不住流淚

                        有時候落在臉上

                        有時候如刺在喉

                        有時候又滾落回肺腸

                         

                        走著走著就忍不住流淚

                        風吹或不吹,我的眼睛里

                        都蓄滿了風的波浪,搖蕩著不可預測的形狀

                         

                        親愛的孩子

                         

                        就讓月亮和星星掛在幽藍的墻上吧

                        我想給你幾盞燈,亮在每天的屋頂

                        最黑的夜里,總有一盞能照耀遼闊的夢境

                        給你萬卷詩書、鋼琴、畫筆、良美和寧靜

                        它們都是奏響自己,閃閃發光的星辰

                        再給你一扇蝴蝶形的窗子

                        帶給你翅膀的遠方,但請記住

                        破繭之前,一個人也有毛毛蟲的前身

                        莊周用來夢蝶,大道御風

                        梁祝用愛化蝶,拼死飛向永恒

                        再給你小狗、小貓,米奇和一個童話王國的伙伴

                        即使這一生總是孤獨永存

                        再給你盛美的衣廚,放夢的小床

                        給你公主的粉調,王子的藍調

                        曠野的綠調、紅調

                        一個物質時代的金調、灰調、黑調和白調

                        但我無法給你紅木、紫楠、象牙、鉆石

                        鋪滿金磚的地板,銀磚的通道

                        我不可能說:光——,光便來了——

                        親愛的孩子,你也一樣

                        即使我給你的,也無非像樹葉在時間里緩緩消失

                        除了一顆心,我什么都給不了你

                        除了你每天都像一張都有所不同的白紙

                        只有路上的石頭,從腳下發出恒久的回聲

                         

                        在車上憶起白銀似的童年

                         

                        那種呼嘯而過的,似乎已不僅僅是風聲

                        穿過去。似乎總是記憶

                        如同從身邊呼嘯而過的群山

                        在青蔥含黛的光暈里

                        我常趴在南山的瓜園里望天

                        錦緞似的云,棉花似的云,碎鱗似的云

                        翻涌著波浪

                        一個孩子放逐的天堂

                        是我全部的秘密,父親手推車里的果實

                        天黑時分

                        星星提著燈籠,我們打著月光

                        沿著盤山小道回家

                        似乎年年總是如此

                        似乎只有在經過一片墳坡時

                        才會猛地陡起一陣恐慌

                        一下子就捅破了

                        安穩妥帖的寂靜

                        一下子就把人推到流星的位置——

                        就像此刻

                        擦肩而過的星火,又把我領到了這里

                         

                        父親的井

                         

                        秋天的午后,他一絲不茍

                        纏卷好水管,用衣角擦凈電機上的泥巴

                        他的長臂小心翼翼

                        再一次把它們掛在水井的壁坎上

                        是的,他正把它們深藏在井里

                        虔誠得像完成一種古老的儀式

                        在鳥啼蟲鳴的細響深處

                        偶爾,我也會聽到那些突然掉落到井底的

                        石頭或泥塊的回聲

                        那些因突然失手而墜落的命運

                        從看不見的深處,發出尖銳的脆響

                        此時大地上正翻滾著枯黃的秋風

                        這讓我更加擔心

                        他一天比一天老了,雙手也不由自主地顫抖

                        但他還是很快從井口蓋好石板

                        再從石板上壓上石頭

                        他不厭其煩給這張鐘擺的面孔裝上隱秘的動力

                        的確,當一個人的源泉被管狀的吸力

                        源源不斷的提起,又不斷的被墜落

                        在不斷往回的可能里

                        只有源源不斷的水,合奏著悲歡的嘆詠

                        盎然流淌在困乏之中,從父親的果園和田間

                        窸窣閃動著,豐潤的回聲

                         

                        生死課程

                         

                        小時候我常常趴在墳坡上

                        拔那些又鮮又高的草,這是羊們的美食

                        直到有一天母親告訴我

                        這些草如此繁茂的秘密,從此我開始恐懼

                        大地上這些草綠色的乳房

                        仿佛來自另一種令人叫喊的力量

                        那個黃昏,我看到父親站在平房頂上

                        一鏟鏟把麥子堆得像他剛埋了

                        死于鼠疫的姑夫的那種形狀

                        也許是突然的心悸,他那么迫不及待將它鏟開

                        又堆成一座屋脊一樣的環形山,綿延著

                        死撐著,慢慢降落下來的黑夜

                        之后,他長久地癱坐在星空之下

                        直到冬天,父親才像剛學會走路的孩子

                        從同樣的病患中逃生

                        但大奶奶、五嬸和三嫂都沒有逃過那瓶敵敵畏

                        磨溝里能推醒二更雞的

                        我奶奶也一飲而盡,用一輩子配制的砒霜和酒的生活

                        接著是我姥姥、爺爺、大爺、大娘、大舅

                        還有年紀輕輕的表姐夫,他們的一生

                        都是在非命或惡疾里,一天天走向死的

                        我們并不像上天那樣完整,親愛的人

                        我知道你今天正在鑒定

                        另一支玫瑰的消亡,而我坐在這里

                        除了寫一首尚無結案的詩

                        只有墳上的青草,還在風里鮮茂如初地搖

                         

                        剖蚌取珠

                         

                        她一點兒都不含糊,一雙細白的手

                        從盆里撈起一只只黑蝶貝,扔在地上

                        然后抬起右腳,用力一碾……再一碾

                         

                        瞬間,一顆顆亮燦燦的珍珠光照著夜市

                        源源不絕從賣珠人的手里

                        交到上帝手心,就這樣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這么天經地義

                         

                        似乎我們都已經忘了,就說這小小的黑蝶貝吧

                        ——給它水,給它沙子

                        給它源源不絕的愛,再手起腳落給它無情的背叛

                        而它卻亮給你珍珠,它向你交出了畢生的珠淚

                         

                        ——事實上我們交換的,也許只是

                        生命的悲憤,靈魂的珠璣

                         

                        然而更多時候,除了珠子和珠子一樣的東西

                        似乎我們什么都看不見,什么也不愿意看了

                         

                        蕩漾

                         

                        湖邊的一個小女孩正高聲誦讀

                        她一邊讀著《一個善舉》

                        一邊向湖里投一枚石子

                        她每讀一頁

                        湖里的波紋就向四周擴大一圈

                        就像香樟樹的影子落進湖里

                        不,就像香樟樹的香氣

                        不,香樟樹不會出現在這里

                        是垂柳代替了香樟樹的香

                        把樹冠一樣蕩漾的綠

                        送到了湖心,一圈又一圈

                        湖面上回蕩著一圈又一圈不斷擴大的波紋

                        她說,善良的力量

                        就是石子投入水中向外擴散的波紋

                         

                        就像春水正熬煮著流年

                         

                        上午還是熱烈的盛日,蕾絲衫上香汗淋漓

                        下午就是落葉翻滾,骨肉粘連著抽剝余生的筋骨

                         

                        上一刻是嘴唇輕咬著耳垂

                        下一刻就是后會無期,萬劫不復

                         

                        一些捉摸不定的風,一些無法確定的關系

                        一些落在陰影的光芒,正治愈人群的絕望和仰望

                         

                        就像灰燼總是在死灰里復燃

                        就像春水正熬煮著流年

                         

                        一些輕易的碎,正從一片落葉翻動巨大的聲響

                        正從風的手指抖落著,從歸途離場

                         

                        即使你模仿雕塑,或哭或嚎或笑

                        即使一站千年,一場傳說

                         

                        其實我就像空氣,我一直在這里就像我從不在場

                        但是慈悲呵,不論你輕輕放下還是咬住不放

                         

                        不論是道法自然,還是黑白無常

                        這些喜悅而熱烈的,就像意外的擁有、措手不及的失去

                         

                        但是我愛你——就像萬物慈悲于胸

                        一個反復交錯的世界

                        讓我們各有所屬,讓萬物各得其所

                         

                        在高處握手言和

                         

                        那場假面舞會結束了,我們正跳著貼面舞

                         

                        并不僅僅因為燈光照亮了我們的頭頂

                        并不僅僅因為鳥鳴淌過耳垂,又喚醒了春水

                         

                        我們曾山窮水盡,以死換取

                        通往天堂的路費,哀慟之后

                        傾心入魂的光,正擁著我們的影子

                        多么澄澈、通透的呼吸,一條明滅交錯的河流

                         

                        每一天依舊,穿胸而過

                        我知道那些沉陷泥沙的倒影,仿佛我們

                        在罪與罰的天地,不斷翻滾著

                        巨大的嗚咽,不斷拋升著被升起的靈魂

                         

                        “我怕我配不上我受的苦難”

                        在這流淌的永恒之中

                        已沒有路途,讓我們返回那上游的高地

                         

                        但為了墜落的更慢一些,我們正學著

                        放下奢念

                        放下一出生時就握緊的拳頭

                        順應著靈魂的油燈,像魚一樣打著挺子

                         

                        讓頭顱高出波浪,讓我高出自我

                        在有生之巔

                        一個人終于可以向死,緩緩攤開手掌

                        那么好吧,就讓我們在高處握手言和

                         

                        注:“我怕我配不上我受的苦難”——陀思妥耶夫斯基

                         

                         

                        有人干柴烈火地愛著凡塵的肉身

                        有人寧愿青燈寂寂,孤獨到死

                         

                        ——這救命的藥。你寵壞了我

                        在塵世,人們奢侈的痛飲著它的芬芳

                         

                        要么去死?要么去瘋?

                        傾聽靈魂的人,在云端還是早已消失在肉里

                         

                        當我閉上眼睛,撫摸你的面容

                        但這一刻和那一刻,多么不同

                         

                        愛你時,你遮蔽了所有的死亡和恐懼

                        不愛時我依然愛你,但多么輕多么靜呵

                         

                        就像草木翻滾著流蜜的汁液

                        撰刻自然的碑文,就像呼吸潛伏在未來的肺腑

                         

                        我想哭但已沒有了眼淚,卻忍不住悲喜

                        我疼但已沒有了心,卻忍不住以齏粉攢制世界的完整

                         

                        安慰之詩

                         

                        當綿軟的風,終于吹得你遼闊無疆

                        你可以呼吸花香,在刀俎之上

                         

                        落日正從胸口噴出,灰暗之上的星空

                        一紙幽藍的靜

                        輕輕就壓住了萬千雷霆

                         

                        仿佛山巒崩傾——

                        無法承受的境遇,終于使你獲取了

                        飛翔的輕功——這生活的假釋者呵

                         

                        月光般輕輕滑翔著

                        松軟的羽毛,帶著夢幻的力量

                         

                        “咕咕——咕咕——”,發出

                        也許并不是“咕咕”的叫聲,卻神啟一樣

                        讓你感到神秘鳴叫的光——正綿軟地滴向你

                         

                        即使它拔不起深陷刀鋒的手腳

                        即使它短暫的仿佛一行無用的詩

                        卻還在安慰著,一個已經無法安慰的世界

                         

                        情歌

                         

                        沒有一個比你更恒久,沒有一個比你更動人心魄

                        沒有一個比你懂我更勝過懂你自己

                        沒有一個比我垂憐你勝過垂憐自己

                         

                        我從詞里找到了你

                        從暗夜的灰里

                        微弱如孤星,有一瓢的光亮

                         

                        我把魂兒還給你,云朵把眼淚還給

                        幸福和悲傷的大地

                        大海的風暴眼流動著塵世的安魂曲

                        你以雪峰為杖,以鏡湖為心

                        挽我發亮的余生

                         

                        多么好!你擁抱我以光芒

                        不以我草芥的身份,動物、植物或人獸的屬性

                        像愛回愛了愛

                        像水回流到水

                        虛幻懸浮著虛幻,你以藍金般的巨大蒼穹

                        供我以夢為馬,供我揮霍不朽

                         

                        私語

                         

                        把音頻調低,仿佛雨滴敲打

                        幻想的呼喚,原來孤獨是戴著桂冠的狐貍

                         

                        什么都無須再說,即使溫暖或者寒涼

                        接下來還會發生什么

                         

                        踩著影子的人,反復奏演欲言又止的曲子

                        葉子一直黃成了金子

                         

                        就這樣打著啞語

                        我坐在遙遠的對面,猜你的啞謎

                         

                        回憶和欲望,仿佛戀愛繽紛著寂靜下去

                        但我們并沒有纏繞成夢藤上的癡鳥

                         

                        卻像無花果止住了我的悲傷

                        卻像一只手輕輕拿走了絕望的小刀

                         

                        一切已淡如初煙

                        一切已美如初始

                         

                        幸福

                         

                        每一天我都很幸福,你將我引至高處

                        從最初的饑荒,卑怯和無依

                        到天葬臺前

                         

                        我看到天葬師慈悲如菩薩

                        一天天,抽出人間的刀斧

                        一刀刀,解下

                        這一生都無法擺脫的

                         

                        從前是用鹽的一生,海水的一生

                        忙碌地養活親人和嘴唇

                        之后,我們將把自己轉贈給泥土、螻蟻

                        更高處飛翔的兀鷹

                         

                        再轉身時

                        我把從背后降臨的黑夜和刀子

                        全都回贈,以微笑、擁抱和鮮花

                         

                        燈塔

                         

                        一定是夢沉淀的光,讓它生出了翅膀

                        長成巨人,在眾生迭起的浪尖

                        用光芒的臂彎,挽住黑暗的陷落

                         

                        一定來自最高的信仰,愛和悲憫

                        痛苦時,它是廣袤天空的雨滴

                        幸福時,它是天花板上鑲嵌的月亮

                        往返于來時的道路,讓幻影重現

                         

                        這暴風中誕生的燭火,就像生活

                        有時候需要通過幻想

                        增加活著的長寬、韌度和溫度

                         

                        落魄如我的人,在它的光圈里

                        流淚,受苦,孤獨,絕望,感念

                        承受命運和它的光照

                        這構成了我的道路,濃霧中懸而不落的燈塔

                         

                        我遠遠的朝它走去,終于抵達它的時候

                        才發現,它那里什么都沒有

                        除了身上洶涌的熱氣

                        它那里什么都沒有,但偶爾抬頭它又隱現在遠方

                         

                        養育光芒

                         

                        每個人都有一個長長的未來

                        夜晚用雙手劃動看不見的深黑的船槳

                         

                        飛蛾繞著命運的光柱

                        蚊蠅晃動著蓬蓬裙的翅膀

                         

                        嘿,是誰?讓我們死時

                        我們卻意外的活著……

                         

                        為一次小小的會心的微笑

                        為衣食苦為住行謀,年輕卻凋謝的玫瑰

                         

                        我們無法清除蒼冷而卑微的底色

                        但我嘗試用一匹翡翠的光澤來裝飾內心

                         

                        一萬種黎明(那長夜養育的萬千光線)

                        一萬條出路(每一條都不是為了逃的)

                         

                        也許我們正反向而行,在充滿幻想的沼氣池里

                        被霉菌和時間的氣泡塞緊了鼻子,當光成為另一種光

                         

                        萬物因你而閃耀

                         

                        笑容已經穩妥,麥芒從麥穗上抽出

                        金色的光芒

                        大地的數字影院,萬物閃耀

                         

                        沖鋒在前的總是一群咯咯歡笑的孩子

                        迎面走來的是一個懷孕的女人

                         

                        露水從花瓣垂下昨日細碎的浪花

                        每天更迭的劇目和劇情

                        因你的到來,成為我不同的意義

                         

                        萬物因你,染上了所有迷戀的色澤

                        在每一次心跳的洋流

                        在燈光熄滅,時光飛逝的沼澤

                         

                        萬物因你而閃耀,此時萬物是你

                        我因此張開雙臂,成為

                        一朵想飛的花,一個奔跑的孩子

                         

                        成為飽滿的鋒芒,成為所有

                        熱烈和寂靜,為之赴湯蹈火的理由

                         

                        上一篇:陳華清《海邊的珊瑚屋》:海洋兒童小說的南方地標
                        下一篇:安寧:第四屆葉圣陶教師文學獎主獎獲得者

                        媒體鏈接
                         
                        5分pk10平台5分pk10主页5分pk10网站5分pk10官网5分pk10娱乐 无锡 | 三河 | 湘西 | 宁波 | 塔城 | 钦州 | 宁德 | 淄博 | 昌吉 | 营口 | 榆林 | 延安 | 十堰 | 张北 | 甘南 | 锦州 | 灌南 | 武夷山 | 普洱 | 喀什 | 通化 | 揭阳 | 正定 | 绍兴 | 乐清 | 抚顺 | 怀化 | 荣成 | 明港 | 孝感 | 项城 | 广元 | 黄山 | 乌兰察布 | 甘孜 | 浙江杭州 | 包头 | 大兴安岭 | 资阳 | 玉溪 | 中卫 | 白山 | 安岳 | 鄂州 | 武安 | 定安 | 乐清 | 朝阳 | 青海西宁 | 漯河 | 瑞安 | 垦利 | 曹县 | 乐平 | 兴安盟 | 启东 | 广元 | 潮州 | 来宾 | 宁夏银川 | 泰州 | 阿拉尔 | 日照 | 龙口 | 鄂尔多斯 | 孝感 | 儋州 | 西双版纳 | 眉山 | 佳木斯 | 招远 | 上饶 | 阿拉善盟 | 南充 | 呼伦贝尔 | 毕节 | 禹州 | 如皋 | 宁国 | 瑞安 | 仙桃 | 阳江 | 汕尾 | 厦门 | 仁寿 | 宜宾 | 武安 | 焦作 | 株洲 | 临海 | 秦皇岛 | 铜川 | 塔城 | 运城 | 鄂州 | 吴忠 | 迁安市 |